浪费

最后的祝福

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说,却一个字也不想再说了。希望我的小朋友,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平安喜乐。即使你们不能并肩而行,那也希望你们各生欢喜。

我们以为那些忘不掉,过不去的。也许他们都已经不在意了。

放不下,那就抓紧了。

纯属我个人脑洞
勿上升
小学生文笔
带前队友,不喜勿看。
认真你就输了。




“马嘉祺,我问你,我们之间除了那些所谓的捆绑营业之外,你对我,就没有一点点的,真情实感吗?”
李天泽望着窗外的重庆夜景,一如他刚刚来到重庆时候那样美丽动人,只是时移势易,风景依旧,看风景的人已经没了夏天时候的心情了。
李天泽想起之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段话,在感情里,先爱上的那个人,注定会显得卑微。是了,总会比对方显得卑微的。他抬起头透过玻璃反光看到身后的马嘉祺。
这个人,真的很好了。什么都好,跳舞好,唱歌好,温柔善良,家世也好。
“有真情实感的,天泽,即使我们不用营业了,你还是我的好哥们儿,好弟弟啊。”平静的语气,回答的就好像平常问他要不要吃车厘子一样。是了,他什么都好,只是,不爱李天泽而已。
“呵,好哥们儿,好弟弟。真好,不愧是国服第一好哥哥啊,马嘉祺。”李天泽自嘲的笑了笑,低声呢喃。
“好啊,小马哥,以后我们就只是兄弟,不用在故意表现亲密了,挺好的,你演技真的很好,不愧是全能top马嘉祺。”
马嘉祺看着眼睛通红,还要假装微笑地对他说着陌生又讽刺的话语的李天泽,心里真是心疼地像是要分裂两半了,好想和他说不是的,我不想只和你做什么好兄弟,好哥们儿,不要哭,好想抱抱眼前这个人,可是他不能,他想起那天士大夫姐姐和他说的,关于出道前的规划准备,握紧拳头,扬起简亓式假笑说:“天泽,以后也一起加油。”
“好啊,加油,我会加油的,小马哥。”说完李天泽就转身出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忍不住想要流泪,索性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可以放肆地让眼泪掉下来,只要不出声。
他想,也许这样最好。只有他单方面喜欢而已。他可以藏在心里,大家不必撕破脸皮,最后连队友也做不了,挺好的。




马嘉祺在李天泽离开之后,也现在落地窗前看着这灯火阑珊的重庆夜景,却没了欣赏的心情。他没说实话,他对李天泽有真情实感,甚至他也知道李天泽说的真情实感是什么意思,可是他不能捅破。因为他知道他们还太弱小,这样禁忌的情感会让他们的梦想破灭,会打乱他们现有的生活状态。马嘉祺是理智的,他想,他不能这样把李天泽带入深渊,也许现在这样会让李天泽伤心一段时间,但也就一段时间吧。




“小马哥,你真的想好了?明明你也喜欢李天泽的,不是吗?”丁程鑫一直在门外,他听到了他们所有的对话,他也知道马嘉祺喜欢李天泽,他也知道马嘉祺为什么这样做,只是他还是想问一问。
“喜欢……老丁,你知道的,我现在有什么资格谈喜欢这件事呢?我现在没有能力去保护他,所以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断了这念想,长痛不如短痛,对大家都好。”
长痛不如短痛,对大家都好。这样的话丁程鑫有些熟悉,一年之前,那个人要走之前也是这样对自己说的,说完之后就毫不犹疑地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然后以另一个名字去完成他的梦想。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天泽也许并不需要你所谓的保护,你做这些决定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要问问他的想法吧。”
丁程鑫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怨恨和质问。
“老丁?”马嘉祺没有见过这样的丁程鑫,那样的伤心难过,平常笑嘻嘻的脸上现在乌云密布。
“对不起,我失态了。你的私事我不该过问的。还有,关于营业的事,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也ok”丁程鑫被马嘉祺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知道自己又陷入了魔怔,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就赶紧离开。
啊,原来已经有一年了吗?那个人离开已经有一年了呀。
丁程鑫前几天看了那个人新的舞蹈视频,他跳舞还是那样好,那个人离开了他,又有了新的队友,他最爱的弟弟还在,他的挚友也在他身边,他似乎过得挺好的。离了这里,没了那么多的责任压在他身上,也没有人再撒娇让他背,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丁程鑫看着屏幕前的孙亦航,心里还是忍不住地难过,原来离了他,那个人一样过得很好。这样挺好的,他安慰自己。



之后的日子,和平常一样,训练,训练,还是训练。不同的是,车厘子是李天泽自己洗的,再也没有一起去吃冰粉凉糕,李天泽可以和陈泗旭谈天说笑,可以和宋亚轩亲密地抱抱,偶尔一起醉奶;马嘉祺可以和刘耀文十指紧扣,可以和丁程鑫嬉戏打闹,练舞到深夜。甚至一起上课放学。在镜头前,能和所有人互动,只是,唯独一样不可以,不可以和彼此,有任何的接触。
只是有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地,想关心对方,所以会偷偷地关注,偷偷地从镜子里面看看对方有没有练好舞,偷偷和宋亚轩说,天泽刚从外面赶来,肯定很冷,阿宋你去抱抱天泽吧。
在陈玺达毫无顾忌地喊着天泽宝宝的时候,马嘉祺真的很羡慕了,他也多想这样没有任何顾忌地去抱抱他和他说说话,可是他不能。马嘉祺每次都这样告诫自己,你不能。


李天泽看着马嘉祺和丁程鑫的那些互动,那些越来越默契的舞蹈,那些他不懂的梗。他们聊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们一起扒舞蹈动作,一起照顾着其他弟弟。李天泽想到粉丝们给他们起的cp名字,家长组。挺好的,也许只有丁程鑫才能和他相配吧。我李天泽,拿什么和他比呢?挺好的。


李天泽在深夜的时候,总会忍不住的翻着他和马嘉祺以前的聊天记录,他们最后一次聊天已经是第二人生还在拍的时候的剧情讨论了,其他都是些生活琐事,吃宵夜,还有今天哪个队友又范二了。然后随着陶桃去了加州,他们对手戏接近尾声,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嘎然而止了。
陶桃和简亓最后无疾而终,可是他们的感情会得到世人的同情和惋惜,而他和马嘉祺,即使是想情相悦,也只能永远藏在黑暗中,不能光明正大。这样想想,他们还未开始,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幸运。就让他一个人痛就好了,何必再拉上另一个人?
五练的第二人生专场,不可避免的,还是被问到了简亓的话题,李天泽说,很羡慕陶桃拿的起放得下的性格,而简亓不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这两句都是他的真心话,他羡慕陶桃,即使他们不在一起了,但他们依然是有救的。而马嘉祺,真的已经不在他的管理范围之内了。
马嘉祺呢?突然被cue到,还是问的李天泽,心里莫名的紧张,但又带着期待。可是听到他的回答的时候,他明白了,李天泽这是要和他撇清关系了,多好,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晚上回到宾馆,照例他们两个人两个人的凑一个房间,马嘉祺和丁程鑫一个房间。
晚上洗漱完之后,两个人熄灯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有长达几分钟的沉默时间,这短短几分钟却意外漫长,长到丁程鑫以为马嘉祺已经睡着了,他才开口。
“小马哥,睡了吗?”
“还没呢,有什么事你说吧。”
“……”丁程鑫没想到他那么直白。
“唉。小马哥,你知道黄宇航吧?”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马嘉祺还是挺诧异的,说不知道黄宇航是不可能的,他自从决定来家族开始,就恶补了很多家族的视频,这个黄宇航,和丁程鑫从前关系可不一般,可自从那件事之后,这个名字在公司已经成了禁忌,在丁程鑫面前更是。所以他听到丁程鑫主动提起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你知道的,我对他,就像你对天泽一样,是那种感情。”
马嘉祺之前也已经猜到一二了,只是听到丁程鑫亲口承认,还是有些感到震惊。
“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这大概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吧。
“他从前真的对我很好了,好到让我错以为他也喜欢我。但是他要离开,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你看,在他的梦想面前,我一文不值。”说到这里丁程鑫不禁有些哽咽起来。
“也许,他有什么苦衷吧。”马嘉祺也只能这样安慰他,就像他和李天泽,他是有苦衷的,他相信黄宇航也是有苦衷的吧。
“是啊,也许他有什么苦衷吧,只是我还是怨他,他什么都自己扛,不仅扛他自己的责任,还常常连带把原本是我的责任也一并扛了。他总是觉得这样是在保护我,可是他都没有问过我愿不愿意。我看着他这么累,好心疼。其实他可以分担一些给我的,这样不至于等到一声不吭地离开我的时候,我会觉得世界崩塌。他说过,世上没有一个人能永远保护另一个人,那样太累了。我很想对他说,我不需要他的保护,我只想和他一起并肩走下去,无论前路多难,只是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丁程鑫像在自言自语,脑子里总是在回想他和那个人的从前,最近他总是这样,明明已经快要忘记那个人了,只是来到了上海,他又忍不住的想起,现在,他和那个人,终于又在同一个城市了。
“老丁?不要难过了,你现在还有我们啊。”马嘉祺又见到了这样低气压的丁程鑫了,和上次在公司会议室里的那个丁程鑫一样,只要提及那个人,他总会这样不自觉的难过,自言自语。
“是啊,我现在有你们,他现在也有他的新队友,很公平,他不是我的黄宇航了,他是孙亦航。所以,马嘉祺,你明白我要和你说什么吗?你和天泽,真的不要再相互折磨了,好好珍惜现在吧,不要考虑那么多,也不要一味的自己做决定,我不想你后悔,重蹈覆辙。毕竟,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你说是不是?”
“我……嗯,我会好好考虑的。”马嘉祺听了丁程鑫的话之后,幡然醒悟,也许,他真的太独断了,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
“你真的,不和他再见一面吗?都来到上海了”
“见和不见,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吗?该放下了。”
丁程鑫又在自言自语,像是在说给马嘉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丁程鑫,就像你说的,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会等到的,对不对?”
“是啊,总有一天。”
丁程鑫抓起手机,给那个熟悉的号码发了个信息。
“我在上海,你能带我去吃好吃的吗?我人生地不熟,需要一个导游。”
没过几秒,那边就回了消息。
“好啊,乐意至极。”
丁程鑫看着手机屏幕里的这几个字,不自觉的扬起嘴角,时光会催着人长大,会改变一个人的许多习惯,但是只要你愿意等,总会柳暗花明。
另一边马嘉祺也打开了顶置的微信对话框。
“天泽,我想好了,我不要和你只当好兄弟,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
很久之后,屏幕都自动黑屏了,马嘉祺都要心灰意冷的时候,手机屏幕又亮起来,马嘉祺从来不知道,这几个字对他来说,是这样的重要,令他开心到无法言语。
“马嘉祺,我想吃车厘子了,明天早上我醒来就要吃,你看着办吧。”
“得咧,明天你睡醒,我一定给你洗好了,拿给你。贝贝。”



愿有人一直在等你,愿有人为你遮风挡雨,也愿有人陪你一起不怕日晒雨淋,一路前行。

重庆真的很让人一见钟情,舍不得离开……

今天,去走了我们翔霖走过的路

最喜欢你


依然没排版
一个人来到重庆的深夜望着窗外的江景
就想起了天泽说的这句话

都是假的
勿上升
愿十八楼的小锅盖
抓紧彼此
好好长大

至我最近糖少的可怜的七折女孩❤️


李天泽在来到长江国际初始曾说过“重庆,是一个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
其实现在想来,让他一见钟情的,岂止是重庆。
他进tf家族算起来也有小半年了,性格慢热的他,也能和陈泗旭来个化妆间大捣乱,偶尔和敖子逸一起醉奶,但关系最亲密的,可能是马嘉祺吧。没错,是可能。
因为这只是李天泽自己的想法,他不能确定马嘉祺也这样想。
马嘉祺,家族里公认的国服第一好哥哥。他似乎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可以照顾好老幺刘耀文;可以和老大丁程鑫一起搭档跳舞。李天泽觉得在马嘉祺的心里,他不过只是同宋亚轩他们一样,是他要照顾的弟弟而已。即使他们是营业cp,可是营业cp也都只是暂时的,营业对象可以随时更换。
但在李天泽的心里,马嘉祺是不一样的。但就是这个“不一样”让李天泽懊恼至今,这是不能像喜欢重庆一样的,可以宣之于口的喜欢。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些刻意疏离。
马嘉祺约他一起去吃夜宵,他借口太困,拒绝了。无视马嘉祺失落的神情。
马嘉祺问他要不要吃冰粉,他近乎敷衍地回答:“现在不喜欢吃冰粉了。”
后者紧皱的眉头和眼睛里透漏出的悲伤,他也选择性的忽略。
其实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心疼的厉害,但他还要表现的无动于衷,他怕自己陷得越来越深,无法自拔,最怕的,还是说破之后,和马嘉祺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所以只能让自己抽离。
————————————————————————
马嘉祺不是没看出李天泽这几天的异常表现,突然对自己冷漠,平时黏他的小习惯也没有了。一开始马嘉祺只当作是李天泽心情不好,没在意。可是几次三番拒绝自己的所有邀约,这根本就不是李天泽原有的行事作风。
马嘉祺自认为是了解李天泽的,他并不是那种会对朋友说出如此冷漠话语的人,突然变成这样,肯定另有原因。但这个原因,看样子李天泽是不会告诉自己了。
马嘉祺是一个对所有人都很好的人,长江国际十八楼所有人都这样说,马嘉祺也只是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
其实他对这个认同还是受之有愧的,他是对所有的伙伴都很好,他也喜欢所有的队友。但在他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李天泽,这个乖巧粘人,小孩子口味的李天泽,他真的很喜欢了。
所以即使他远在北京也要每天和他聊天,想知道他生活的所有。微博也经常和他互动,为他洗车厘子。他知道公司有意推他们两人cp,于是他就顺水推舟,借此机会与李天泽更加亲密。喜欢躺在他的腿上玩手机,李天泽喜欢他的帽子他就送给他。李天泽把他的白色帽子抛来抛去耍着他玩,他也不恼怒,还配合他“演出”。
看穿一切的丁老大若有其事的调侃他,兄弟好脾气!
他只是摸摸鼻子说,好兄弟,不计较这些的。
然后收到丁程鑫一个ok不用解释我懂的表情。
明明前几天还和他撒娇说有空一起去吃冰粉的人儿,现在突然告诉自己他不喜欢吃冰粉了,傻子都能知道有事情。
看来正主是没什么意向要自己说出口了,只能求助友军了。
————————————————————
陈泗旭被马嘉祺拉近厕所的时候,就知道他的来意了。
当马嘉祺问出:“你知道李天泽为什么最近都不理我吗?”的时候,陈泗旭真的想破口大骂mmp了,你俩剧里让我当调解员就算了,这第三集都放送完了,怎么还没解决啊。心累,我弟弟还在家等我呢……
“小马哥,这真不是我不帮你,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不天天和你一起去瞎闹吗?你还能不知道?”
“小马哥,他是最近才和我一起的好吧?之前不是一直和你形影不离的吗……”
“泗旭,哥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找的你吗……你就行行好,告诉哥吧。”
第一次看见马嘉祺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他,陈泗旭于心不忍。好吧,老子就来助攻一把吧。
“你俩一堆破事儿,我今儿就再当一回好人吧。”
于是陈泗旭把李天泽那天深夜找他谈心的内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马嘉祺。
他还以为马嘉祺会被吓一跳然后说他瞎编呢,没想到一向稳重的马嘉祺瞬间欣喜若狂地摇着他的肩膀问他,他说的是真的吗?
“你爱信不信,行了,看你样子,合着你俩是双向暗恋啊。”陈泗旭一脸被撒狗粮的表情挣开了马嘉祺的双手,拿起书包就往外走,边走还边小声的说:“这十八楼空气中都弥漫了狗粮的味道,我还是回家陪50吧。”
————————————————
周五晚上李天泽从机场回到公司宿舍的房间的时候,门外夹了一张纸,纸上写着:“我喜欢丁程鑫、敖子逸、张真源、陈玺达、陈泗旭、宋亚轩,贺峻霖、刘耀文。但,我最喜欢你,最爱你。
没有落款,但他认识这个字迹。
李天泽望着窗外重庆的夜景,一如他刚来重庆时候的那样美丽。重庆,真的容易让人一见钟情。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无非就是你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你。

奇妙之旅

文我编的,认真就输了。
勿上升
不排版是我的风格
陶醉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在一旁的简亓。不过这个简亓给他的感觉和他认识的简亓不太一样。带着渔夫帽,手还放在他脸上拍他,一脸的关心。
陶醉想,不对啊,我刚刚明明在简亓的车上,和他在吵架呢,因为陶桃。现在什么情况?
陶醉环顾四周,发现这应该是一个排练室,但出了简亓,并没有其他人。
“天泽,你昨晚是不是又通宵开黑了?黑眼圈那么重”说着还用手去摸了摸陶醉的眼袋。
陶醉条件反射地拍下他的手问:“天泽?简亓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天泽是谁?他什么时候换名字了,他怎么不知道。
“简亓?天泽你是入戏太深了吧,我们第二人生的第三集已经拍完了吧,别耍你哥,起来我买了猫爪布丁,快到了。你不快点来要被贺儿吃完了哦”马嘉祺拍了拍“李天泽”的脑袋,示意他尽快清醒。
“卧槽,简亓别以为当过我几天姐夫你就能为所欲为我告儿你。”陶醉被“简亓”拍得痛了瞬间炸毛,心想这简亓还在给他演戏。
“什么姐夫?李天泽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姐姐?你不是只有妹妹吗?”
马嘉祺被“李天泽”这话说的懵逼了,好家伙,李天泽不光有个妹妹,还有个姐姐啊,这样不算超生的吗?
“哎嘿,我都说了我不叫李天泽,我叫陶醉。我没有妹妹,只有姐姐。简亓,你这演的太过了啊。你还想不想和我姐和好了。”陶醉被弄烦了,直接拿他姐进行威胁,他就不信简亓还敢嚣张。
“……我都说了我们剧本第4集还没出来呢!你别入戏太深,李天泽再怎么你也是个老演员了,咋还会有这症状,还有我也提醒你,我马嘉祺才15岁,不是你姐夫。”马嘉祺被李天泽死不承认的态度也搞懵了。
两人还在争执,门外传来一阵喧闹。接着八个少年推门而入。
陶醉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把抱住宋亚轩和敖子逸他们。
“老宋,三爷你们来了太好了,简亓他失意了还是疯了?一直叫我李天泽?”
“没得行,李天泽这是还没出戏?”敖子逸赶紧摸了摸陶醉的额头。
完了,三爷也疯了。
“老宋,我是陶醉啊。”陶醉抓着宋亚轩的手。
“李天泽今天出门忘了吃药吗?”宋亚轩带着疑问脸问旁边的马嘉祺。
此时的陶醉内心是崩溃的,敖三、宋玄、达夏、简亓他们都在,可是他们都叫他一个陌生的名字。这个世界疯了?
这个时候门又被推开。
“程以鑫,你下午2点有拍摄任务,你现在在干嘛。”
丁程鑫一众人盯着这个和马嘉祺长得一摸一样的脸,呆住。
接着又出现了一张让众人惊愕的脸。拍着简亓的肩膀说:
“马嘉祺,你点的猫爪布丁怎么还没到?你怎么不进去?”
可是当李天泽进门之后看见和自己张得一模一样的陶醉时,心里第一反应是:我一定还在做梦,见鬼了。
见鬼了,这是长江国际十八楼所有锅盖的内心独白。
TBC
突如其来的脑洞,但太困了,剩下的有空再填。晚安😴

祖传从心

修仙产物,随意看看就行。
都是我瞎编的,勿上升蒸煮
略带凯源,勿喷
依然懒得排版



“我不要”
“三,二……”
“好吧,我穿。”
陈玺达,男,十三岁。国家二级游泳运动员,身高一米八。TF家族新近练习生。
按理说,他拥有祖师爷王俊凯师兄梦寐以求的身高,理所应当的成为长江国际十八楼的第一总攻,但是然并卵。他不说话,面无表情的时候,总攻人设还是立得住的,可惜一到了丁程鑫面前,人设立刻崩塌。就像现在,丁程鑫稍微吓唬他一下,他就立马认怂。
其实陈玺达也不想的,但是望着丁程鑫那张脸,他就是拒绝不了,所以只能从心了。
在丁程鑫面前,他总是表现得乖巧听话;但对其他人,能用武力解决的,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老幺刘耀文就是最大的受害者。
他由于和陈玺达搭配演兄弟,经常被陈玺达以身高制压,公主抱转圈圈,把他转晕。钢铁直男刘耀文对于公主抱这件事是拒绝的,但他无力反抗。
这次陈玺达又要来抱他了,他还是没逃开。但一把他转晕之后,陈玺达转头就对刚回来的丁程鑫撒娇卖萌:
“程哥,我发现一家很好喝的奶茶店,晚上我们一起去喝好不好。”语气带着嗲音让刘耀文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陈玺达你这么胖了还整天喝奶茶?身为偶像要懂得自我节制知不知道?晚上把你的舞蹈练好了再说。”
“好,我知道了程哥,我一定练好。”陈玺达立刻站直,举起右手向丁程鑫敬礼回到。活像个乖巧的小学生。
丁程鑫被陈玺达的这一耍宝给逗得眉开眼笑的,拍拍陈玺达的头示意他可以去练习了。
一旁的刘耀文一脸懵逼的想着:EXM?刚刚还一脸“凶狠”地在欺负我,现在鑫哥回来就装乖。陈玺达,你这个双面人。
刘耀文把这个情况和长江国际第一霸敖三爷反应。
敖三爷不但没有感到惊奇,反倒是习以为常的样子。安慰刘耀文:“孩子,习惯就好。咱屠夫家的攻自带从心技能。不信你可以看看我们王俊凯师兄对王源师兄就知道。”
“三爷,攻是什么意思?”刘耀文表示求科普
“朋友?你听说过凯源吗?如果想了解,请上B站搜索。包您满意”
小学生刘耀文虽说年龄小,但“凯源”还是听说过的,每年的715,重庆街头都布满了应援海报和视频想不知道都难,只是这和陈玺达的双面人格有什么关系?刘耀文决定上B站一探究竟。
于是他上B站上搜索了大师兄和二师兄的饭制视频,视频内容有很多,其中刘耀文在一个《从心》的视频里看到大师兄和二师兄的互动,还有说的话语集合。这感觉,就和陈玺达刚刚的表现如出一则。刘耀文这时心里只是在想:哦,既然大师兄也这样,那陈玺达这样好像也没错。好吧,那我就原谅他吧。
身为师兄迷弟的刘耀文好像被没抓住从心的重点。
但他很快发现,公司的小伙伴都自带这一技能,为什么他没有?
马嘉祺买车厘子只给李天泽吃,贺峻霖解释为从心。
张真源经常被陈泗旭怼到无话可说但还是一脸乐呵呵,敖子逸说张真源这是从心。
刘耀文忍无可忍,抓住宋亚轩问:“为什么我没有像他们那样从心的对象?”
宋亚轩摸摸刘耀文的头,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孩子,因为你没有营业cp啊,所以不用学这一技能。”
营业cp又是什么,好奇小孩刘耀文跑到丁程鑫面前问:
“鑫哥鑫哥,营业cp又是什么?为什么你和小马哥哥都有,我没有?”
丁程鑫被问得有些害羞,但面对刘耀文渴望求知的眼神又不忍拒绝,就让他去问马嘉祺。
于是刘耀文又跑到了马嘉祺跟前问:“小马哥哥,为什么他们都说你和李天泽是营业cp所以你常常只给天泽洗车厘子,他们说你这是从心?”
马嘉祺笑了笑,捏捏刘耀文的脸颊,告诉他,你还小,长大了自然就知道了。
最后就耀文还是不知道营业cp的深刻含义,也没有学习到祖传从心技能。
于是南京周年演唱会,表演过后,他偷偷跟在要去洗手间的王俊凯身后,把王俊凯拦住问:“王俊凯师兄,我可以和你学一样技能吗?”
王俊凯对练习生还是有大概印象的,知道他是这批小孩里最小的刘耀文。面对孩子恳求的眼神,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技能?你想跟我学啥?唱歌?跳舞?你们老师比我跳得好很多啊。”
“不是不是,是从心技能,微博上的小姐姐说,大师兄这一技能练的最好了,丁程鑫他们都会了,只有我不会,但是他们又都不肯教我”刘耀文委屈地嘟起嘴巴,恳求王俊凯。
“从心?哦……我”
“王俊凯……你啷个上个厕所那么久?掉进坑里咯?我的耳麦老是带不好,你来帮帮我嘛。”远处传来二师兄的呼唤,大师兄一听,便急着要走。
刘耀文忙叫:“大师兄……你还没教我呢。”
“小弟弟,从心这个技能吧,等你长大了有喜欢的人自然就会了,不用特意学。”说要王俊凯就小跑着往王源所在的后场区赶去,刘耀文远远地望着在舞台上霸气侧漏的大师兄王俊凯,此时却温柔地帮着王源师兄仔细检查耳麦,还不是露出虎牙含情脉脉地望着二师兄笑。
含情脉脉?奇怪,我怎么会用到这个词?好像有什么不对。
刘耀文拍拍脑袋,有些沮丧地走回了休息室。
哎,最后他还是没能学到祖传的从心技能。哭唧唧。

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

依然小学生文笔
我乱写的
亓桃人设
勿上升
题目乱取的,别介意
依旧懒得排版




陶桃今天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原因是今天的微博热门#爆国民初恋Tina贺与金牌经纪人简亓热恋中#下面附了一则小视频。视频里是深夜tina从简亓的车上下来,然后俩人一起亲密交谈,走进酒店。记者一直在酒店外蹲点,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简亓才从酒店出来,然后驾车离开。而视频女主角则再未露脸。
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是第二天凌晨才分开的。这关系已经不用人猜想了。这一新闻一爆出,就在热门榜上高居不下,成为全民讨论的话题。宅男们伤心欲绝,因为女神名花有主;而简亓也没逃过被人肉一番。
简亓,深度发掘一哥程以鑫经纪人,中央音乐学院博士毕业,娱乐圈有名的金手指,捧谁谁红……然后便是他的证件照。照片上的简亓干净帅气,又散发着温柔优雅的气质。简直就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这样看来,简亓与tina贺简直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微博上许多营销号也相继发出了简亓与tina平日里在片场上的互动,这些从前看似普通的互动,冠上情侣的名义,就变得越来越甜蜜幸福。
特别是看在陶桃眼里,异常刺眼。
“桃姐,伍总叫我来通知您,30分钟后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
“好的,我知道了。”
30分钟后,陶桃来到伍扬的办公室,进门就看见熟悉的身影,今天微博热门的男主角简亓。
“哟,这不是热门话题男主简大经纪人吗?恭喜啊,喜获佳人。”
“桃姐说笑了”简亓尴尬的回应,他一向对陶桃的刁难都无可奈何。
“伍总,找我来有什么事吗?”陶桃没理简亓,转头问伍扬。
“今天找你们俩来呢,主要是和你们商量一下关于今天热门微博的事儿,简亓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和tina闹这一出,导致tina很多工作现在都不能正常开展了,你说怎么办?”
“伍总,实在抱歉。我真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记者蹲点,至于我和tina,其实我们,真的在交往。”
“什么,你们在交往?我怎么之前没看出来?”伍扬吃惊地问,同时还斜眼偷看了陶桃的反应。同时又用眼神质问简亓。
而简亓则假装没看到一般,低头喝了口咖啡。
“我们比较低调,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至于tina的工作问题,就让她停工休息吧。这几年她也挺累的。等时间久了,粉丝也就慢慢会接受的。”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想说你不是一直还……”伍扬意识到陶桃还在便打住了嘴,眼神示意。
“咳,人嘛,还是要往前看的好。”
“桃姐,您觉得呢?”伍扬拿简亓没办法,话锋一转,问起陶桃的意见。
“啊,我觉得这样挺好。tina是简亓的艺人,他自然会为她铺好后路的。”陶桃还沉浸在简亓亲口承认他与tina的关系的震惊中,对于伍扬的突然询问,显得有些惊慌是错,但表面上还是伪装得很好,一脸淡然。
反正这件事也和她没多大关系了,他们只是同事关系,没有利益牵扯,自然简亓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她不需要给什么意见。
伍扬见俩人都沉默不语,拿他们没办法。只能挥挥手放他们离开。从十八楼到五楼,陶桃从来没觉得距离那么遥远,电梯里俩人都不做声,气氛有些尴尬,陶桃有些喘不过气。便忍不住开启了话头。
“恭喜啊简亓,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tina完全是你喜欢的类型啊。”可不嘛,从大学时代,你可不就喜欢这种青春又甜美的小女生嘛,这都多少年过去了,口味还是没变。陶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呵呵,还是桃姐了解我啊。我喜欢什么样的你还记得那么清楚,真是我的荣幸。”祖宗,我还喜欢你呢,你怎么没看出来,真是傻女人。
“切,谁稀罕记着你的喜好了。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陶桃附赠了个白眼给简亓,然后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下了电梯就往办公室走去。
后面的简亓望着那高傲的背影摇了摇头,心里想:怎么还是这么傲娇的脾气,一被戳穿就落跑。真是可爱。
————————————————————————
“亓哥,那新闻真不用澄清吗?老板怎么说?”
tina早上醒来看到微博热门就赶紧联系了简亓,给他说了被偷拍的事,本来以为简亓会马上澄清,没想到简亓却让她先别澄清,还让她帮个忙。
接着她就听到了一个她怎么想都想不到的世纪故事,她相信这个事情如果爆出去,绝对不亚于今天的热门。
简亓和她说,他和陶桃其实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们是彼此的初恋,后来因为某种误会就分手了。然后他们就演变成了现在这样最熟悉的陌生人的关系了。
虽然当初陶桃和他提了分手,但简亓没有答应。因为他还爱着她,并且一直爱着;他相信陶桃也爱着自己,可他们那么多年了,也再没提过复合的事,陶桃也一直冷脸对他。
他知道,陶桃还在因为当初的事情在怪他。
所以现在请tina陪他演一出戏,他要让陶桃看清楚她对自己的感情。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这场假恋情。
tina是演女二出生,所以对这样的戏码再熟悉不过了,演起来也得心应手。
只要有陶桃的地方,她就必提起简亓。
什么“亓哥昨晚为了哄我睡觉,弹吉他给我唱摇篮曲,弹得手指都肿了,桃姐你那里有没有消炎的药膏啊?”
“没有”
陶桃冷漠的回应
但tina还是一脸天真可爱的笑着跟她说“啊,那我只能自己去买了。拜拜桃姐。”
如果简亓也在场的话,她就会无时无刻的黏着简亓,一会儿给简亓揉揉肩膀,一会儿又问简亓渴不渴饿不饿的。能多腻歪就有多腻歪。
这个时候陶桃多半是受不了的,只能戴上耳机,闭目养神。眼不见为净。
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激将法不知道起没起作用,但简T二人恩爱甜蜜的事迹却是全民皆知了。
简亓没办法了,只能从学弟陶醉哪里打听他姐姐的反应。
陶醉是知道自己这个学长和家里那位老姐的前尘往事的。但不知道简亓与tina的关系是作假的,以为学长是个三心二意的人,便开口讽刺:“呵,怎么学长有个国民女神在怀里还不够,现在又想来招惹我姐了?脚踏两只船,就不怕掉河里淹死”
陶家两姐弟怼人都不带脏字的攻击炉火纯青,简亓再一次领教了。
所以他只能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陶醉。陶醉听了连连惊叹!
“行啊,学长。想不到你平时看起来一脸正直,肚子里都是黑墨水啊。”腹黑。
“你就别调侃我了学弟,为了你姐的幸福,你就帮帮我吧。”
“帮你可以,可是……”
“……好吧,只要我和你姐这事儿成了,你这辈子的牛奶布丁我包了。”简亓使出杀手锏。
“成交。到时候看我的。”
————————————————————————
陶醉回到家的时候,陶桃正坐在客厅喝茶看文件。
“姐,下个月母校请我回去参加百年校庆,我要出个节目,我想和你来个四首连弹,你有空吗?”
“行啊,下个月几号?四首连弹我好久没弹钢琴了。得练练。”陶桃一向对陶醉是有求必应的。
“下个月5号,不用练也行的,我们就弹你最拿手的《梦中的婚礼》”
“啊,好。那行吧。”
“谢谢姐!我先去洗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陶醉得到满意的答复就迈着轻快的脚步上了楼。
而陶桃就没有他那样好的心情了。
《梦中的婚礼》是从前她和简亓的定情曲目,简亓曾经和她在音乐教室中四四手连弹过无数次,情到浓时还曾许诺要给她一个世界上最棒的婚礼。而现在,全都物是人非了。
——————————————————————
眨眼就到了校庆的日子,他们的节目被放在了最后一个压轴出场。陶桃被带到了后场区。按照事先排好的,她和陶醉要提前在琴凳上做好,然后灯光一亮开始演奏。可临到上场时间,陶醉却说不舒服要去一趟厕所,让她先上场,他马上就好。
于是她只能一个人坐在右边的琴凳上,全场黑着灯她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感觉一个人在她旁边坐下。主持人报完幕,灯光亮起。
陶桃要转头示意弟弟可以开始演奏时,却看到了简亓的脸。简亓朝她一笑,柔声在她耳边说,开始吧。
陶桃望了望台下,几千人在等着看他们的演出,她不可能这个时候起身走人,只能硬着头皮与简亓开始弹奏。
万幸他们还是和从前一样默契,表演很顺利,观众们也听得如痴如醉。表演完毕,陶桃向观众鞠躬就想下台找陶醉算账,没想到却被简亓拉住了手。
“哇!”
台下传来一阵尖叫。
“耽误大家一点时间,今天借着母校这个舞台,我想做两件事。一是澄清一下关于我和tina的绯闻。我和她其实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那天我送她回酒店休息,是因为突发肠胃炎,我留下来照顾她而已。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件,”
简亓突然跪下,拿出一个很普通的银戒指。他充满爱意地望着陶桃对她说:“我爱你,从大学到现在都还一直爱着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陶桃是认得这个戒指的,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一起在一个小地毯上买的银戒指,可是在他们不欢而散,分手的那天被她从音乐教室的六楼扔下,不知去向。如今简亓竟然又把他找回来。
紧接着大屏幕上播放了视频,显然是简亓早有预谋的。画面上播放的是从前他们一起的合照还有一起玩耍旅游时拍的小视频。背景音乐是当初那首被简亓卖出去的他们的第一首创作曲目。
这样精心设计的求婚场面,是多少女生萌妹以求的啊。
台下的观众纷纷起哄,喊着“结婚,结婚,结婚。”
就算我陶桃的心再冷,也被融化了。
人有时候就是会头脑一热,做出令自己不敢相信的事情来。
这时候的陶桃哪还记得从前那些不理解,失望。现在只有满满的感动。脑子里只在想,原来他从没忘记,他还爱我。这就够了。
简亓求婚成功,高兴的抱起陶桃转圈圈。眼眶湿润。心想,感谢老天,让我失而复得。我定此生再也不付她。
————————————————————
7月5日微博头条
#深度发掘两大金牌经纪人喜结连理#
#简亓与tina只是好朋友#
tina贺微博:恭喜亓哥桃姐,请给我这个红娘发红包。,@深度发掘简亓,@深度发掘陶桃

宋玄V 转发微博。

恭喜我桃姐,终于找到了春天。

程以鑫V.转发微博

 我的好哥们儿,多年苦守终于修成正果了。恭喜恭喜。



最大的助攻陶醉此时正在他的录音室品尝他最爱的布。边吃还边感叹,这个姐夫可以,我打99分,多一分怕他骄傲。
沉浸在恋爱中的陶桃也不忘了解事情的经过,除了要知道当初简亓卖作品的原委之外,还从简亓的嘴里套出了求婚这个局的原设计者陶醉,而出卖她的酬劳竟然是布丁。
桃姐很生气,陶醉就遭罪了。
他被陶桃没收全部布丁,还被禁止3个月内不能吃甜食。
陶醉欲哭无泪,控诉简亓:“姐夫,你怎么可以见色忘义!出卖我,是不是男人,说好的信任呢?”
简亓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冲着陶醉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小舅子。为了我以后的幸福生活,只能委屈你了。”

16号快本

就想问一问16号快本的大概票价是多少?